主页 > P生活区 >【语言S01E07】听觉归听觉、视觉归视觉不是很好吗?──大 >

【语言S01E07】听觉归听觉、视觉归视觉不是很好吗?──大

【语言S01E07】听觉归听觉、视觉归视觉不是很好吗?──大

《语言好好玩》在第四集「我们的爱已到了尽头」,谈到人类如何用隐喻来描述抽象概念像爱情、时间等等。这集,我们就来谈谈人类如何描述声音吧。

正式讨论前先来动个脑。请大家听听这首音乐,你可以想想看要怎幺用语言来描述这首音乐呢?

听音乐的风格,我们可以知道它是「国乐」;耳朵再厉害一点的人,可能还可以区辨出音乐有二胡、琵琶;功力更深厚的人,或许还能说出它的曲名《琵琶蛮》。刚刚这些是对这首歌的客观、外在描述,就是True/False的事实。但你会怎样形容这首「音乐」呢? 

白居易和琵琶女

如果没有什幺想法,我们这集有一个小标题,叫作「大珠小珠落玉盘」。这句话是取自白居易的〈琵琶行〉。〈琵琶行〉这首诗是在白居易被贬官之后,藉由描写在琵琶女天涯沦落的苦难,来抒发自己被贬官郁郁不得志的心情;但抒发心情的诗作相当地多,这首诗更为知名的,是在于它形容「音乐」的方法。我们无法还原当初琵琶女的演奏,但或许用刚刚的这首《琵琶蛮》当成例子,再让我们重温一下国文课本的这课〈琵琶行〉,听听看白居易如何形容这首美丽的琵琶曲吧。

白居易在诗中没有用平常形容音乐好听的一类词彙,像是「悦耳」、「动听」之类的,反而用了很多的形象。「大珠小珠」其实是个很视觉化的形容,因为「珍珠」对我们的第一印象并不是它的声音,而是它的「晶莹」、「圆润」的外观。然而,当它用了「落玉盘」三字时,这个诗句马上变成了一个非常动态的画面,伴随而来的是珍珠落在玉盘那一刻的声音。

儘管我相信百分之80的人,并未亲眼见过「大珠小珠落玉盘」的画面,更没有听过那样的声音;但从珠子和玉的材质,我们能够想像它们被碰在一起时,会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,所以即使它不是我们平常描述声音的方式,我们也能体会白居易描写的方式。

其他的诗句像是「间关莺语花底滑」、「银瓶乍破水浆迸」,也不是一般描述音乐的方式,但都会让人讚叹,怎幺能写出如此漂亮又别出心裁的诗句来描写音乐。 

《蜜蜂与远雷》的钢琴比赛

如果觉得白居易的诗句太「古早」了,这里也有几篇是以现代用词形容声音的例子。前阵子有本日文小说叫《蜜蜂与远雷》,小说描写的是一场国际钢琴大赛,全书以丰富的文字把音乐具体化,相当精彩动人。这里简单节选一小段形容钢琴的段落:

和〈琵琶行〉不同,我们看到它反而用「恶魔」、「好可怕」、「令人厌恶」的词彙,去形容音乐境界之美妙。这种手法和白居易直接书写「音乐」本身不一样,《蜜蜂与远雷》是从聆听者的心境,及整个会场从静寂到如雷掌声的对比,映衬出少年音乐之美好。

我又不是文青…?

好吧,或许白居易是个「文青」;《蜂蜜与远雷》的作者对音乐有深入的钻研。那我们来看看一般人,又是如何形容音乐的。

音乐有很多面向,白居易的诗句多半是根据「音色」来形容,《蜂蜜与远雷》则谈论到「音色」、「音量」等。如果去检视一般人平常对于「音色」的描述,语料库最常看到的是「动听」、「讚」、「好听」、「不错」;反面就是「难听」。很直接吧?

如果再看其他面向,像是对「音量」的描述,就是「大声」、「小声」;形容「音高」就是「高音」、「低音」或是「高低起伏」等等。和白居易的诗句相比,似乎稍显不足?

不过很有趣的是,人类形容声音的方式远超过这些词彙。试想若今天听到一名Podcast主持人的声音很好听,你除了「好听」这个词彙之外,应该有别的形容方法吧?悦耳、动听、甜美、舒服、温暖……应该都是第一时间会想到的词彙。但你有没有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?「好听」、「悦耳」、「动听」这些本来就和听觉相关的词彙先不谈,但「甜美」呢?「甜」应该是描述食物的词彙;「温暖」呢?「温暖」一般都是描述触觉,特别是温度吧?

很「甜」的声音?

从这里我们就可以发现,其实我们在描述声音时,不只会用到听觉原本就使用的词彙,也会使用不同感官的词彙,像是味觉、触觉、视觉等等。

举例来说,描述音乐、声音的时候,很常使用味觉的相关词彙。像是我们最常听到的「他的声音很甜」──就是最好的例子。又像是「古典音乐是我的精神粮食」、「这部电影的背景音乐很对我胃口」、「喜欢细细品味每一个音符」、「邀请民众一同来参与这场音乐飨宴」,无论「粮食」、「胃口」、「品味」或是「飨宴」,都是和味觉相关的词彙,基本上就是把「声音」或「音乐」视为食物或是可以品嚐的东西。

听觉也可以变换成视觉。像《蜜蜂与远雷》就曾经形容「只有在少年的手指与钢琴接触的地方才变得明亮,彷彿从那里流洩出许多鲜豔、闪亮的东西。」「明亮」、「鲜豔」、「闪亮」都是视觉的词彙。「他的音乐度饱和度高」、「音乐感觉太模糊」等,也都是例子。当然,像刚刚提到的触觉,又以「温度」的描写最多。「他的嗓音听起来很温暖」、「我喜欢现场感受音乐的温度」,音乐或是声音彷彿具有温度,可以让听的人感到暖和。 

「听觉归听觉,视觉归视觉」不是很好吗?

但人类就是一种非常有创意的动物,我们求新求变,让形容事物的词彙更加丰富。但到底为什幺有这种不同感官混用的情况?这里就来介绍一个心理学相关的术语,叫作「联觉」。

「联觉」是一个特别的认知现象,英文叫作Synesthesia,也有人翻成「共感觉」、「通感」或是「共感」。「联觉」就是「表示一种感官刺激或认知途径,会自发且非主动地引起另一种感知或认识。」这句话如果听起来很複杂,我们直接用些案例说明。

一般人看到阿拉伯数字的时候,就只是阿拉伯数字。但有「字位-颜色联觉」的人,看到某些阿拉伯数字,就会自动感觉到「数字」是有颜色的,可能「1」是「红色」、「9」却是「蓝色」。也有「色联觉」,也就是听到各种声音都能让他联想到某些颜色;像A是蓝色,C是绿色,打开车门是黄色等等。还有0.02%的人,当他们听到特别词彙时,就会觉得自己嚐到了某些味道,像是「篮球」有鬆饼的味道。

这些联觉的人是没办法控制另一种感官的出现,但其实世界上有联觉能力的人,所佔人口比例相当少。那我们又要怎幺说明,为什幺大部分的人都能理解「你的声音很甜」、「他的嗓音很有温度」这类的说法? 

从「联觉」到「联觉隐喻」

在隐喻中,有一类的隐喻叫作「联觉隐喻」,就是明明要谈论音乐(听觉),却用味觉或视觉来形容。它不能称为「联觉」,是因为共感必须要真的感受到另一种感官。因此,大部分的人不太可能听到某人的声音,舌头就跑出一种甜味,或是身体突然温暖起来。然而,它是一种「隐喻」的方式,透过比较具体化的方式,来形容抽象的感官。

既然这幺说,我们的五感──视觉、听觉、嗅觉、味觉及触觉,使用联觉隐喻时当然也会有程度上的区别。就像第四集〈我们的爱已到了尽头〉所提及,比较具体的东西会被拿来形容抽象的东西,所以较具体的感官像视觉和触觉,便容易拿来形容看不到、摸不着的听觉,其中又以嗅觉最为抽象,所以嗅觉几乎都是「被形容」的感官。

联觉隐喻大量出现在日常对话和文学作品中,且这并不是新兴的用法,在古典诗词中都曾出现过。因此,使用「联觉隐喻」来描述音乐或声音,也是一种方式。听完这集之后,不妨观察一下日常生活中,你不知不觉用了多少联觉隐喻吧。

那…文字以外呢?

描述声音的方式非常多元,除了文字、口语之外,其实图象也能表现声音哦。想想看之前千秋王子玉木宏演的《交响情人梦》,它最早就是漫画。好奇漫画怎幺表现声音?或是又好奇其他不同的感官要怎幺表现吗?未来的《语言好好玩》都会介绍哦!

今天这集就先介绍到这里,下週我们来谈谈好玩又令人印象深刻的广告标语吧!大家下週见,bye~

来来来哩来,填问卷抽大奖

《语言好好玩》 x 《哲学好好玩》 x 《心理学好好玩》,第一季节目即将进入尾声。感谢各位好好玩之友在空中的支持。经过十週的认识我们也想听听大家的声音~只要填写各节目问卷,就有机会抽中 #镜文化 深受大家喜爱的专栏新书《吃便当》。

➽活动时间:2019.2.20(三)-3.10(日)23:59截止。3.11(一)上午公布得奖名单。

➽活动办法: 只要填写各节目问卷,填完后留下连络信箱或手机,每个节目都提供三本奖品抽出幸运儿。数学老师说:三份问卷都填,中奖机率会大大提升唷!

✎「语言好好玩」问卷

✎「哲学好好玩」问卷

✎「心理学好好玩」问卷

--注1:本活动欢迎世界各地的读者给我们意见回馈(写什幺语言我们都会试图理解),但是碍于寄送问题,中奖者若无在台湾国内可寄送的地址,奖品将候补给下一位幸运儿。

--注2:若三个问卷都填,就有三次中奖机会;然而为求公平,若已中奖,第二份再中奖,便将机会顺延给下一位。

--注3:本活动需留下联络方式,若未留联络资讯或公布后24小时内未回覆,视同放弃资格,将自动递补下一位得奖者。

听「镜文化 为你朗读」声音频道用iPhone订阅:goo.gl/WQVkRS若为Android系统使用者,可下载Google Podcasts或其他聆听Podcast的软体,并搜寻「镜文化 为你朗读 / Mirror Culture」还不知道什幺是Podcast?

Podcast(播客)是一个可以用手机订阅的声音频道。订阅「镜文化为你朗读」后,只要有新节目,手机就会自动帮你下载。让我们的声音,陪你度过各个你通勤、跑步、洗碗的零碎时间。网页版的用户,也可以镜週刊文化版官网,看到我们最新的节目。

给我们5颗星的评价跟爱的鼓励:goo.gl/yzh6Vk

P生活区 722℃ 16评论
【语言S01E07】听觉归听觉、视觉归视觉不是很好吗?──大

《语言好好玩》在第四集「我们的爱已到了尽头」,谈到人类如何用隐喻来描述抽象概念像爱情、时间等等。这集,我们就来谈谈人类如何描述声音吧。

正式讨论前先来动个脑。请大家听听这首音乐,你可以想想看要怎幺用语言来描述这首音乐呢?

听音乐的风格,我们可以知道它是「国乐」;耳朵再厉害一点的人,可能还可以区辨出音乐有二胡、琵琶;功力更深厚的人,或许还能说出它的曲名《琵琶蛮》。刚刚这些是对这首歌的客观、外在描述,就是True/False的事实。但你会怎样形容这首「音乐」呢? 

白居易和琵琶女

如果没有什幺想法,我们这集有一个小标题,叫作「大珠小珠落玉盘」。这句话是取自白居易的〈琵琶行〉。〈琵琶行〉这首诗是在白居易被贬官之后,藉由描写在琵琶女天涯沦落的苦难,来抒发自己被贬官郁郁不得志的心情;但抒发心情的诗作相当地多,这首诗更为知名的,是在于它形容「音乐」的方法。我们无法还原当初琵琶女的演奏,但或许用刚刚的这首《琵琶蛮》当成例子,再让我们重温一下国文课本的这课〈琵琶行〉,听听看白居易如何形容这首美丽的琵琶曲吧。

白居易在诗中没有用平常形容音乐好听的一类词彙,像是「悦耳」、「动听」之类的,反而用了很多的形象。「大珠小珠」其实是个很视觉化的形容,因为「珍珠」对我们的第一印象并不是它的声音,而是它的「晶莹」、「圆润」的外观。然而,当它用了「落玉盘」三字时,这个诗句马上变成了一个非常动态的画面,伴随而来的是珍珠落在玉盘那一刻的声音。

儘管我相信百分之80的人,并未亲眼见过「大珠小珠落玉盘」的画面,更没有听过那样的声音;但从珠子和玉的材质,我们能够想像它们被碰在一起时,会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,所以即使它不是我们平常描述声音的方式,我们也能体会白居易描写的方式。

其他的诗句像是「间关莺语花底滑」、「银瓶乍破水浆迸」,也不是一般描述音乐的方式,但都会让人讚叹,怎幺能写出如此漂亮又别出心裁的诗句来描写音乐。 

《蜜蜂与远雷》的钢琴比赛

如果觉得白居易的诗句太「古早」了,这里也有几篇是以现代用词形容声音的例子。前阵子有本日文小说叫《蜜蜂与远雷》,小说描写的是一场国际钢琴大赛,全书以丰富的文字把音乐具体化,相当精彩动人。这里简单节选一小段形容钢琴的段落:

和〈琵琶行〉不同,我们看到它反而用「恶魔」、「好可怕」、「令人厌恶」的词彙,去形容音乐境界之美妙。这种手法和白居易直接书写「音乐」本身不一样,《蜜蜂与远雷》是从聆听者的心境,及整个会场从静寂到如雷掌声的对比,映衬出少年音乐之美好。

我又不是文青…?

好吧,或许白居易是个「文青」;《蜂蜜与远雷》的作者对音乐有深入的钻研。那我们来看看一般人,又是如何形容音乐的。

音乐有很多面向,白居易的诗句多半是根据「音色」来形容,《蜂蜜与远雷》则谈论到「音色」、「音量」等。如果去检视一般人平常对于「音色」的描述,语料库最常看到的是「动听」、「讚」、「好听」、「不错」;反面就是「难听」。很直接吧?

如果再看其他面向,像是对「音量」的描述,就是「大声」、「小声」;形容「音高」就是「高音」、「低音」或是「高低起伏」等等。和白居易的诗句相比,似乎稍显不足?

不过很有趣的是,人类形容声音的方式远超过这些词彙。试想若今天听到一名Podcast主持人的声音很好听,你除了「好听」这个词彙之外,应该有别的形容方法吧?悦耳、动听、甜美、舒服、温暖……应该都是第一时间会想到的词彙。但你有没有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?「好听」、「悦耳」、「动听」这些本来就和听觉相关的词彙先不谈,但「甜美」呢?「甜」应该是描述食物的词彙;「温暖」呢?「温暖」一般都是描述触觉,特别是温度吧?

很「甜」的声音?

从这里我们就可以发现,其实我们在描述声音时,不只会用到听觉原本就使用的词彙,也会使用不同感官的词彙,像是味觉、触觉、视觉等等。

举例来说,描述音乐、声音的时候,很常使用味觉的相关词彙。像是我们最常听到的「他的声音很甜」──就是最好的例子。又像是「古典音乐是我的精神粮食」、「这部电影的背景音乐很对我胃口」、「喜欢细细品味每一个音符」、「邀请民众一同来参与这场音乐飨宴」,无论「粮食」、「胃口」、「品味」或是「飨宴」,都是和味觉相关的词彙,基本上就是把「声音」或「音乐」视为食物或是可以品嚐的东西。

听觉也可以变换成视觉。像《蜜蜂与远雷》就曾经形容「只有在少年的手指与钢琴接触的地方才变得明亮,彷彿从那里流洩出许多鲜豔、闪亮的东西。」「明亮」、「鲜豔」、「闪亮」都是视觉的词彙。「他的音乐度饱和度高」、「音乐感觉太模糊」等,也都是例子。当然,像刚刚提到的触觉,又以「温度」的描写最多。「他的嗓音听起来很温暖」、「我喜欢现场感受音乐的温度」,音乐或是声音彷彿具有温度,可以让听的人感到暖和。 

「听觉归听觉,视觉归视觉」不是很好吗?

但人类就是一种非常有创意的动物,我们求新求变,让形容事物的词彙更加丰富。但到底为什幺有这种不同感官混用的情况?这里就来介绍一个心理学相关的术语,叫作「联觉」。

「联觉」是一个特别的认知现象,英文叫作Synesthesia,也有人翻成「共感觉」、「通感」或是「共感」。「联觉」就是「表示一种感官刺激或认知途径,会自发且非主动地引起另一种感知或认识。」这句话如果听起来很複杂,我们直接用些案例说明。

一般人看到阿拉伯数字的时候,就只是阿拉伯数字。但有「字位-颜色联觉」的人,看到某些阿拉伯数字,就会自动感觉到「数字」是有颜色的,可能「1」是「红色」、「9」却是「蓝色」。也有「色联觉」,也就是听到各种声音都能让他联想到某些颜色;像A是蓝色,C是绿色,打开车门是黄色等等。还有0.02%的人,当他们听到特别词彙时,就会觉得自己嚐到了某些味道,像是「篮球」有鬆饼的味道。

这些联觉的人是没办法控制另一种感官的出现,但其实世界上有联觉能力的人,所佔人口比例相当少。那我们又要怎幺说明,为什幺大部分的人都能理解「你的声音很甜」、「他的嗓音很有温度」这类的说法? 

从「联觉」到「联觉隐喻」

在隐喻中,有一类的隐喻叫作「联觉隐喻」,就是明明要谈论音乐(听觉),却用味觉或视觉来形容。它不能称为「联觉」,是因为共感必须要真的感受到另一种感官。因此,大部分的人不太可能听到某人的声音,舌头就跑出一种甜味,或是身体突然温暖起来。然而,它是一种「隐喻」的方式,透过比较具体化的方式,来形容抽象的感官。

既然这幺说,我们的五感──视觉、听觉、嗅觉、味觉及触觉,使用联觉隐喻时当然也会有程度上的区别。就像第四集〈我们的爱已到了尽头〉所提及,比较具体的东西会被拿来形容抽象的东西,所以较具体的感官像视觉和触觉,便容易拿来形容看不到、摸不着的听觉,其中又以嗅觉最为抽象,所以嗅觉几乎都是「被形容」的感官。

联觉隐喻大量出现在日常对话和文学作品中,且这并不是新兴的用法,在古典诗词中都曾出现过。因此,使用「联觉隐喻」来描述音乐或声音,也是一种方式。听完这集之后,不妨观察一下日常生活中,你不知不觉用了多少联觉隐喻吧。

那…文字以外呢?

描述声音的方式非常多元,除了文字、口语之外,其实图象也能表现声音哦。想想看之前千秋王子玉木宏演的《交响情人梦》,它最早就是漫画。好奇漫画怎幺表现声音?或是又好奇其他不同的感官要怎幺表现吗?未来的《语言好好玩》都会介绍哦!

今天这集就先介绍到这里,下週我们来谈谈好玩又令人印象深刻的广告标语吧!大家下週见,bye~

来来来哩来,填问卷抽大奖

《语言好好玩》 x 《哲学好好玩》 x 《心理学好好玩》,第一季节目即将进入尾声。感谢各位好好玩之友在空中的支持。经过十週的认识我们也想听听大家的声音~只要填写各节目问卷,就有机会抽中 #镜文化 深受大家喜爱的专栏新书《吃便当》。

➽活动时间:2019.2.20(三)-3.10(日)23:59截止。3.11(一)上午公布得奖名单。

➽活动办法: 只要填写各节目问卷,填完后留下连络信箱或手机,每个节目都提供三本奖品抽出幸运儿。数学老师说:三份问卷都填,中奖机率会大大提升唷!

✎「语言好好玩」问卷

✎「哲学好好玩」问卷

✎「心理学好好玩」问卷

--注1:本活动欢迎世界各地的读者给我们意见回馈(写什幺语言我们都会试图理解),但是碍于寄送问题,中奖者若无在台湾国内可寄送的地址,奖品将候补给下一位幸运儿。

--注2:若三个问卷都填,就有三次中奖机会;然而为求公平,若已中奖,第二份再中奖,便将机会顺延给下一位。

--注3:本活动需留下联络方式,若未留联络资讯或公布后24小时内未回覆,视同放弃资格,将自动递补下一位得奖者。

听「镜文化 为你朗读」声音频道用iPhone订阅:goo.gl/WQVkRS若为Android系统使用者,可下载Google Podcasts或其他聆听Podcast的软体,并搜寻「镜文化 为你朗读 / Mirror Culture」还不知道什幺是Podcast?

Podcast(播客)是一个可以用手机订阅的声音频道。订阅「镜文化为你朗读」后,只要有新节目,手机就会自动帮你下载。让我们的声音,陪你度过各个你通勤、跑步、洗碗的零碎时间。网页版的用户,也可以镜週刊文化版官网,看到我们最新的节目。

给我们5颗星的评价跟爱的鼓励:goo.gl/yzh6Vk

热门产品